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心债

心债
  

  心债

  ——天舒

  

  

  心债(散文)作者濮阳高新区实验学校 谷爱琴 电话:15936762860

    

  我小的时候,打铁的还很多。

    

  有一年冬天,我们村里来了打铁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和一个小孩,那中年汉子一看就像打铁的,方脸,络腮胡子,黑,精壮。那小孩是细胳膊细腿,稀黄毛头发,尖鼻子,黄白不太干净的小脸,好像风一吹就能倒的样子,和我的年龄应该差不多,也就十来岁吧,很怯生。他在打铁过程中主要负责拉风箱,有时帮着扶扶什么的。

    

  铁匠的摊子就设在我们家的胡同口上,白天晚上都会围上一圈子人,借点热气,凑个热闹。有一帮很浑小子总是和那小孩捣乱,不是从背后用棍子戳他一下,就是用土坷垃掷他,甚至趁近揪一下他的黄毛。他用那怯怯眼神想找出欺侮他的人,可那一帮坏小子早已经嘻嘻地躲开了,或者跑向远处了。

    

  小男孩有一次眼中噙满了泪水,抽抽咽咽的,一边双手拉着巨大的风箱。原来是支书家的那个坏小子用小砖头投疼了他。铁匠汉子很是恼怒,于是就举着大铁锤向着那些坏小子,瞪大了眼睛,那帮坏小子就一哄而散了!

    

  后来,有人从和铁匠的闲谈中知道,那男孩不是他的孩子,是学徒。男孩的娘死了,爹养不起他的一群孩子,就送他给人出来当帮工学徒,混口饭吃。

    

   铁匠和小孩晚上住在当时队里的一个仓库里。仓库已经很旧了,墙角堆满了老鼠刨的土,很潮,屋顶上有一个地方露着天,但和外面凛冽的寒风比起来,里面终归要好一些吧。铁匠和小孩在地上铺上蔓草,也就算床了!

    

   有一天,大概已经有半夜了,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叫我家的门,后来我听清楚是叫爹看病的。爹很快起床就去了。回来时,天已经快亮了,我也正醒着。我听到爹说,那男孩恐怕危险,高烧四十度,让他们去医院又不去,我就这么大本事了,看他自个的命吧。“”他们还是在那个仓库吗?母亲停了一会问,我没有听到爹的回答。

    

   天亮了以后,母亲煮了两个鸡蛋,把那平时舍不得喝的红糖倒了一些,用纸包好,和鸡蛋装在一个布包里提着出了门。母亲走去的方向是破仓库,我迅速的赶上她,牵住了他的衣襟,母亲看了看我,没有吭声!

    

   一跨进仓库,我就看到躺在地下草铺上的男孩。男孩的身上盖着一条被子和铁匠的外罩袄,男孩是没有脱衣服躺着的,闭着眼睛,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着,母亲拿出那两个鸡蛋和糖,对铁匠说,醒了,让他吃点,化点红糖水喝。铁匠急忙从草埔上站起来,搓着手不知说什么好。母亲看了一会那孩子,就和我出来了。一路上,母亲攥着我的手,紧紧地,生怕我丢失似的!

    

   那一天,就在我想象着男孩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要过去的时候,铁匠又急急慌慌地来到我家,对爹说,快点吧,医生,快点吧,不中了,不中了呢!他的嗓子眼里带着哭音。父亲没有说话,拿起他的听诊器与一包银针和铁匠出了门。那男孩的性命好似也牵着我的心,我像个小尾巴一样紧紧地溜在父亲身后,心中充满着新奇的恐惧。到了那里,父亲翻了翻那个小孩的眼皮,然后又拿听诊器放在南海的胸脯上听,最后拿出一根银针在男孩(我现在才知道那应该是叫人中)的穴位上扎。但一切都不管用了。爹尽了他一个自学成材乡村医生的最大努力,没有任何用。

    

   我知道那个小男孩死了,那两个鸡蛋还在煤油灯下泛着瓷白的光。但他永远对什么也不知不觉了。即使我的父亲用那么长的银针扎着他。可他多么像刚睡着还能醒来一样啊。那时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一个和我一样的生命如树叶落地一样轻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我的心中充满了治疗白癜风的医院莫名的恐惧和悲伤,又感觉有小男孩充满泪水的眼睛在从仓库四周看着我。让我不知不觉抓紧父亲的衣襟,想快速离开这个有着无边幽暗和阴冷的仓库。

    

  铁匠当晚就拉着他的物件和男孩的尸体离开了[url=http://m.39.net/disease/a_5477384.h北京中科白殿疯眞棒tml]郑州专治白癜风的医院[/url]我们村庄。独木轮小车吱呀——吱呀——好像很久很久才消失在暗夜的寒风中。

    

    

    

  第二天一早,全村人都知道男孩死去的消息了,那一帮坏小子当然也不例外。有很多人站在铁匠和男孩打铁的地方议论着,哀叹着。坏淘小子们听到了,有的默默地低下头去,然后离开了。而我当时却总觉着男孩没有死,呱嗒呱嗒的风箱声似乎还在响着,象男孩在诉说自己不尽的委屈一样。我时常会想起那个男孩。

    

  约有十多年过去了,在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来我家一个近六十来岁的男人,对我爹娘说,他是当年曾在我们村打过铁的人,我很快就想起来,爹娘也都想起来。我们很奇怪他有什么事。他说,那个男孩,其实是他的小儿子,我那时不知怎么说了谎话,就不愿承认他是我儿子,可能是我媳妇是因生他死的,他当时有些钱,能送他去医院的,可是,家里还有两个大些的儿子等着娶媳妇用钱。

    

   娘忙安慰他说,那个年代,没法子的事。爹也附和安慰他。

    

    

    

    

  【网易自营|30天无忧退货】无印良品制造商直供便携拖鞋等好物,限时29元起>>

    

    

    

  【网易自营|30天无忧退货】MUJI同款日式简约名片盒严选价仅29元,马上入>>

传统节日












风水学风水命理
最准八字算命婚姻
比较准的算命大师
龙吟论坛算命周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