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我是农民工(四)

我是农民工(四)
  

  我是农民工(四)

  ——爱上网

  

  

  第四章 被抛弃的仨

  家中的来信在这个时候来了,是那么的及时,也是那么地准确。我不知道家中的老人是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知道这一胎又是女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与妻有关。是妻,早就与家中和老人串通好了,她知道她说不过我的,只有动员家中的老人,才有可能说得通我的。原来,一切的一切,妻都安排好了,她是铁了心的南宁白癜风专科医院要一心为他们肖家生个儿子。他再也无语了。可悲,可悲的肖世邦,怎么这些事都让他给碰上了?我在心中对自己说。

  父母在信中说,如果又是一个女娃,就送人吧。家中三个女,人家会怎么说啊!他们在别人面前也抬不起头来。俗话说得好,不孝的三,无后为大,女儿再多,大了也是别人家的人。只有儿子,才是传宗接代的。一定要生个儿子。

  父母在信中的话,像是咒语一样,弄得我整日不得安宁。妻的肚子一天天地长大,孩子也一天天地长大,想着她一出生,就有可能和我们分别,心里就难过不已。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没法啊,谁叫你不是个儿子呢?若是儿子,你此刻就是我们全家人的心肝宝贝。可是,你不是。

  送她走的想法,一天天地在我心中兹生。妻不再说什么。她仿佛知道最后的结局,也仿佛 是铁了心,谁也猜不透她心里倒底在想什么。

  桑嬷嬷还是照常来我们这里,还是和妻说说笑笑,像是什么也没的发生一样。我看在眼中,也不好说什么。心事,就像是写在我的脸上一样。

  别人都知道我想儿子,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自己都觉得羞愧难当。心底里压力一下升至头顶。

  妻弟来了,他也没和我说什么,只是安慰我说,凡事想开点。我知道他和妻是一样的想法,他甚至觉得,只有他姐生了外甥,他们一家才有地位,他姐也就才有好日子过一样。其实,我并不在乎是儿还是女,那男女都一样,只要两个人过得幸福,那就好。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一辈也管不了下一辈那么多的事。我是看得开的人,可是,世人的眼光,足以杀死许多的人,不用刀就可以的。

  我,也在那种眼光下低下了我高高在上的头。

  我妥协了,在世俗面前我告彻底的妥协了。

    

  桑嬷嬷是个五十多的老女人了。在广州,这种年龄的人是不容易找到工作的,可是,她们一家却过得十分地阔。在那个挣钱不易的年代[url=ht白癜风治疗的医院tp://www.bdfyy999.com/m/]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最专业[/url],她们的生活都比得上小包工头了,甚至还好。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挣的钱。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一定是在做这种事,她们把这个当成了她们的事业来做。

  也不知她们那来那么多的熟人。走在路上,几乎所有的人,她都认识,也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她。她在那一带,可以说是小有名气。妻和她认识以后,她来的次数更多了。在妻快要生的那几日,她几乎天天来,还不时地带来一些水果。

  后来我听那些妇女们说,她是专门收水泥口袋的。那儿有了,她就会去收,同时,她也知道这里那些人要想儿子,那些人又生了女儿,要送人的。还别说,经她手就送出去的娃娃,还真有几个了。那些送小孩的,都会或多或少地给她一些跑路费,她因此而多了一部分的收入,同时,她也觉得这是在做好事。这样一来,那些没的小孩的人们有了小孩,而那些想要生儿的人也可以再生儿,两全齐美,何乐而不为。

  在那个年代,有多少的打工者,因为想儿,而扼杀了多少的小生命。谁也说不清。自从有了像桑嬷嬷这样的人以后,这样的事就少了许多。或许,这真是在做好事。

  妻子的生产很顺利,一个六斤六两的娃,像她们之前说的那样,是个女娃。可怜她一生下来,就注定了不是这个家的成员。也许,她还没有看清她妈妈的长相,就被别人抱走,从此不再相见,也许,终身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生世。

  妻还是有点舍不得,毕竟,她是自己和亲骨肉。妻眼中禽着泪,妻弟妹在一边直说,不要这样,这样对身子不好。妻不再看,背过身去。

  刹那间,我的心潮澎湃。血直往上涌,那是我的三女啊,我甚至还没有给她取名字,她就这样被别人抱走了。我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那种滋味,没有人能理解。我不想再看,但是又不得不再看。我们的三,就要成为别人的女儿了,我心中实在是难过之及。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没有办法。

  远方的父母,你们在要求儿子这你们生孙子的同时,是否想过,这样的做法,对儿子来说是多么地不情愿。也是多么地无可奈何。

  他们一定不会这样想。如果他们真会这样想,他们也不会和妻一同,来说服我送走三。那是他们的亲孙女,他们竟然也舍得。

  我不想再想,我怕我这样想下去,就不会让她们把三抱走了。

  就在桑嬷嬷要抱走时,那三竟像是知道自己的命运,哇哇大哭。一时,我们都愣住了。那哭声,像是在衰求,让我们把她留下。 我的心,竟不忍。我改变了主意,不送了。

  桑嬷嬷急了,但姜还是老的辣。她定了定神,把孩子抱到妻那里,说是饿了,让妻先喂点奶。妻急忙抱过哭泣的三女,把塞进娃嘴里,说也怪,娃一有吃的,马上不哭了,看来,她是真的饿了。

  “让她再吃一口吧。以后,她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她再也不用跟着你们受苦了。这是她命好,你们也不要舍不得,那是这娃儿的福。跟着你们,你们能给她什么?说不定饭还吃不饱。”众人无语,我的心在滴血。毕竟,父女一场,就这样分别,于谁,也不忍。

  三娃在吃饱后就睡着了。她是一个乖孩子。

  妻把孩子抱给妻弟妹,就转过了头去,她再也不想看这分别情景。

  桑嬷嬷不再说什么。她接过孩子,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也没有再阻拦,任由她远去。我一直目送她远走,直至不见了人影。我的心,也凉了。

返回列表